草莓网香水

..co,最快更新一胎双宝:总裁大人夜夜欢最新章节!

阮白瞪大眼睛,勺子“哐当”一下掉在桌子上,奶油沾满了红色的桌布。

慕少凌慢慢品尝着她的甜美,不像以往狂热的索取,而是一点点舔舐掉她嘴角的奶油。

阮白无法呼吸,比起暴风雨般的索取,这样缓慢的亲吻磨人又缠绵。

她的心跳一点点加速,一点点失去节奏。

仿佛置身于云端,身上的力气还在,她却整个人飘乎乎的,脑袋一片空白。

手机铃声响起,扰了在亲吻的二人。

慕少凌缓缓离开,手依旧捧着她的脸,指腹轻轻摩擦。

空气中透着旖旎的气息,阮白轻轻喘气,脸蛋被他轻轻摩擦着,更是通红几分,看着他,眼神迷离动人。

慕少凌与她对望,眼中深情款款,却是不多语,他按下接听电话,放到耳边。

“老板,他已经到了夜色美会所。”董子俊汇报道。

“嗯,我们过去。”慕少凌结束通话,手从她的脸上挪开,随即牵着她的手,“走吧,人到了。”

清纯长发美女午后拥抱阳光

“嗯。”阮白点了点头,单手摸了摸脸,温度烫的很,不用看也知道脸红了。

慕少凌撩拨她的技巧太强大,只要对上,她只能化为绕指柔,甘愿在他的身边沉沦。

结账过后,夫妇二人牵着手离开餐厅。

慕少凌一路驱车到夜色美会所。

“在这里应酬?”阮白看着五光十色的牌子,A市的天已黑,这牌子灯光绚眼,却难免的让人觉得低俗。

她虽然不太出入这种场所,但是对这个夜色美会所,还是略有耳闻。

这个会所在A市挺出名的,不是因为它高档,而是里面的交易而出名。

阮白看着慕少凌,不解为什么他会同意在这种场合应酬。

想要跟他合作的人都知道,他很抗拒这种挂着正当招牌里面实际是做着别样交易的会所。

是走错了吗?阮白看了一眼附近的其他两间会所。

“进去吧。”慕少凌牵着她的手,用行动表示自己没去错地方。

阮白一头雾水,难道是合作方要求到这种地方?这个合作方是有多大的架子?才能让慕少凌妥协?

两人走进会所,服务生眼睛一下子亮了,立刻上前,“先生女士,您们好,请问有预定包间吗?”

慕少凌锐利的眼神扫了一圈,看见不远处的董子俊,“找人。”

董子俊也同时看见他们夫妻二人,笑着走过来,对服务生客气道:“我们自己来就好。”

服务生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。

慕少凌问道:“在哪个包间?”

“老板,他们在A303,这边。”董子俊刚刚已经摸熟这个地方,在前面带路。

三人一同走到A303包间。

“进去。”慕少凌没有片刻的停留。

董子俊礼貌性地敲了敲门,然后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阮白随着慕少凌的步伐一同走进去,看见包间里面的人的时候,她惊愕地看着身边的男人。

里面坐着的人是夏蔚跟商总,这是演的哪一出?

慕少凌紧紧牵着她的手走到沙发旁边坐下。

阮白只能假装淡定地坐在他身边,所幸的是,他们离商总跟那些陪酒女郎有一定的距离。

“阮总?来做什么?我昨天就说过,今天没空。”商总表情不满,搂紧怀中的两个陪酒女,询问唯一认识的阮白。

他本来玩得开开心心的,却被他们打断,他目光落在慕少凌身上,一脸不屑,又看回阮白。

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的女人,昨晚他离开之前试图暗示什么,却被她一脸清高的拒绝,只送了几瓶酒,没想到今天转眼就攀上高枝,看着那个男人的穿着,身份应该不差。

商总默默在心里诋毁着。

夏蔚站起来,看见慕少凌走进来的那刻,她又惊又喜,自从离开t集团,她只能在报刊杂志上关注他的动态。

好久没见过他真人的夏蔚,心跳不自觉加速。

“少凌,怎么……”夏蔚按耐不住心里的冲动,声音柔情如水。

慕少凌冷冷打断,“我来找商先生。”

夏蔚表情一僵,被泼了一脸冷水,她终于清醒几分,眼眸透着恨意看着他们夫妻交缠的手。

他是为了阮白才到这边来的。

夏蔚心里恨透。

阮白抢了自己最爱的男人,现在还敢来抢生意,脸皮比十层猪皮还厚!

阮白对上夏蔚的目光,觉得无辜,慕少凌果然是朵娇艳的花,到哪里都招蜂引蝶的!

她收回目光,假装读不懂对方的恨意,坐端正,把这里交给身边的男人。

慕少凌手指微微一动,两人从握手变成十指紧扣。

夏蔚看得火冒三丈,却不得不忍下,清了清嗓子,“慕总找商总有什么事吗?”

被点名的男人喝了一口烈酒,肥胖的脸上堆满不耐烦,“找我干什么?我又不认识他,别打扰我喝酒。”

慕少凌冷漠看着他那双肥手一左一右搭在两个陪酒女的腰间,想起昨天他的手也揩了阮白的油,心里冒火,想把他的肥手砍下来。

就他也敢碰阮白?

董子俊听他这么说,皱着眉头看着自家老板阴沉的脸色,心里暗暗调侃着商总的无知。

连a市的商圈都没搞清楚,就想着来a市分一杯羹,是觉得自己家底多呢还是脑子不好使?

董子俊觉得是后者,竟然对方来追究,他介绍道:“商先生,这是t集团的慕总,我们老板有话想要跟谈。”

“t集团?”商总虽然是外地人,却听说过a市t集团的名号,没等他说话,夏蔚就不淡定了。

“慕总,我有话想跟说,能借用五分钟吗?我们出去说。”她目光委屈地看着他,里面情意绵绵不用细说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。

慕少凌没有起来的意思,冷酷的眼睛一直看着商总,阴沉可怕,“有什么这里说。”

夏蔚心里一阵悲怆,他绝情地连给她单独五分钟都不肯。

“好,那我直说,凡事有个先来后到,要帮阮白没人能阻止,但现在我这边在跟商总谈合作,们这样进来,是不是不太对?更何况,的时间那么宝贵,不应该浪费在这种事情上,要是换做以前的,绝对不会这样!”她眼里含刀,一边说一边刮向阮白。